SDFGFDGH: 沈二公子嘴角勾起乖戾陰鷙的笑容,“玉儿乖,不鬧。”

沈二公子嘴角勾起乖戾陰鷙的笑容,“玉儿乖,不鬧。”


26 Dec 2021 at 07:48pm
再一次面臨人生的抉擇點,這一世,她只想找一個溫暖的人平安穩順的過一輩子,至於丞相府中那位瞎眼的沈二公子,已用半生領教,這一世...愛咋地咋的,反正她是不奉陪了。


乖乖待在丞相府靜等小嬌妻嫁過來的沈黎安表情頓變,嘴角勾起乖戾而陰鷙的笑容,眼底閃過一抹猩紅色的光芒。“玉儿乖,不鬧。”
傍晚,西天的落日輕盈的灑下一層緋紅的薄紗,將整片天地都籠罩在一片明輝艷光之中。tadarise tadarise-5 tadarise5mg tadarise20mg Supertadarise

  丫鬟采薇守在藥廬門前,神色擔憂地不停朝房內望去,緊握的雙手顯示著她此刻焦灼的心態,而門內時不時傳來的咳嗽聲更是像一顆顆巨石般壓在了她的心頭。
  讓她既心疼,卻又不敢違背命令衝進去,眼底佈滿了朦朧的水光,雙手緊握成拳,就像一頭庇護幼崽的母獅子,只是她想要護著的人卻不讓她進門。
  夫人。
  “咳咳...咳..”
  劇烈的咳嗽讓女子手下的毛筆再次偏了半毫。
  墨色渲染下,女子一張過分白皙的臉頰顯得有些蒼白無力,見筆下的字跡被墨跡抹黑,她慌促地抬手便要擦去,喉間卻突然湧起一股腥澀。
  倉皇地拿出袖中的手絹摀住嘴巴,壓抑的咳嗽聲頗為劇烈,額間更是冒出了幾滴細密的汗珠,臉色泛起淡淡的,不正常的紅暈。
  好不容易平息下來,她拿開掩在嘴上的手絹,看著白色的錦布被那暗紅色的鮮血所浸透,眸光有一瞬間的怔愣。
  但很快,便釋然地一笑,眼底那抹哀戚飛快被她斂去,將手絹隨意丟在一旁,便繼續拿起毛筆寫著她還未寫完的那份藥方。
  自她嫁入這吃人的相府以來,已經七年之久,這些年,她無時無刻不在想方設法地為他探究可以治療眼疾的法子,如今,她終於研製出來了。
  手下的這副藥方經過多方試驗,已經讓好幾個患有眼疾的病人重獲光明,她又在這基礎上繼續改良了這份藥方,雖說不敢有十分的把握,但只要照著這藥方治療下去,至少,他的眼睛不會像現在這般毫無希望了。
  只是,如今她這副油盡燈枯的身子,想必,是撐不到讓他重獲光明的那一天了吧?
  曾經,她也幻想過,如果有一天,他的眼睛真的好了,她一定要做被他第一眼看到的人,不過現在...
  筆尖輕頓,她輕輕地笑了笑,眼底的那抹光亮逐漸黯淡下來,在窗邊夕陽的溫度下,顯得有些空洞。
  罷了,愛一人最需要的便是信任,他若執意不信她,她又何必強求?
  學醫這麼多年,她也知道自己的身子該是撐不過幾天了,想想,她的生辰應該就是在下個月了吧,去年這個時候,他還跟自己約好了,這一年的生辰,他要帶自己去遊湖,想來,怕是去不了了。
  呵,去不了便去不了吧,等他眼疾恢復了,自有大把的女子陪他去遊湖,而自己,那個時候墳頭應該都已經長出草來了。
  自嘲的一句,她在藥方末尾處輕描地落下絕筆二字,心裡的空寂在這一刻彷彿像野草一般瘋狂生長著,渾身的空氣都像在與她背道而馳,讓她忍不住喘息地落下淚來。
  這些年,為了他,她盡了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學習,她本是嚮往恬靜生活的少女,卻為了他違背自己的本性,學著露出尖利的爪牙,去撕碎那些試圖欺辱他人的嘴臉。
  世人皆說,相府二公子娶了一個母老虎,小小年紀,心狠手辣,要不是顧忌她父親是鎮遠大將軍,恐怕不知道被休了多少回。tadarise tadarise-5 tadarise5mg tadarise20mg Supertadarise

  但又有誰知,她骨子裡也是一個溫婉賢靜的女子,她掏心掏肺地對他好,為了他更是拋下最愛的音律,跑去學習醫術,不是為了自己,而是為了有一天,他的眼睛能夠恢復光明,這樣,他便能夠笑得更開心一點點。
  情不知所起,一往而深,可他,到底還是辜負了她的一片真心,她不怪他,只是這麼多年了,她到底還是有些累了。

Add comment


Guest are not allowed to add blog comments. Please sign in.

Rate


Your rate: 0
Total: 0 (0 votes)